教学质量监控与评估处
返回校园主页

搜索

首页  教学研究  成果管理
[成果公报] 新冠肺炎疫情下医学生错失焦虑的多变量作用路径分析及干预研究
发布者:pgzx    发布时间:2020-05-30    浏览次数:285

疫情与教育成果公报(第一次)

题目:新冠肺炎疫情下医学生错失焦虑的多变量作用路径分析及干预研究

编号:2020YZB027

主持人:赵民

课题组成员:田仕静、张宏溧、于丽平、杜洁、王娜


摘要:本课题针对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医学生这个相对特殊群体的错失焦虑现状进行研究。采用Przybylski 等编制,李琦等人修订的错失焦虑量表 ( Fear of Missing Out scaleFoMOs),进行测量工具的信效度检验;调查疫情影响下医学生的错失焦虑现象,分析医学生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产生的错失焦虑总体情况;发现疫情影响下医学生错失焦虑现象在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进行群体内差异研究。结果显示测量工具的模型拟合较好,结构效度以及总量表和各维度的内部一致性信度良好。医学生中错失焦虑低风险组占总人数12.5%,错失焦虑中风险组占总人数78.7%,错失焦虑高风险组占总人数8.7%。医学生的错失焦虑总分在性别和年级上差异显著;医学生的错失信息焦虑维度得分在年级上差异显著;医学生的错失情境焦虑维度得分在年级与是否今年毕业变量上差异显著。有效帮助医学生减少错失焦虑现象,使学生类似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可以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水平高校和相关教育部门应对不同年级、不同性别的医学生有针对性地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针对大学生的学业压力和考研、就业压力的特点制定不同的心理疏导方案,并且确保方案切实可行,采取经济有效的方式贯彻下去,最大限度满足不同年级学生的心理支持需要。
    关键词新冠肺炎疫情医学生错失焦虑

潍坊医学院赵民主持的新冠肺炎疫情下医学生错失焦虑的多变量作用路径分析及干预研究,编号2020YZB027,参与人员:田仕静、张宏溧、于丽平、杜洁、王娜。课题立项之后,课题负责人赵民组织课题组成员进行大量的文献研究以及前期调研。期间多次开展探讨会制定课题方案,分组设计编制问卷,通过专家论证,反复试验施测并修改问卷初步编制完成后采取线上施测的方式发放问卷,测量工具的信效度检验完成后进行调查。本课题在潍坊医学院各院系、各年级随机选取样本,保证样本在人口学变量的均衡性,共回收有效数据1625份。其中男生309人,占27.3%,女生824人,占72.7%;临床学院302人,占26.7%,非临床院系831,占73.3%;大一年级230人,占20.3%,大二244人,占21.5%,大三497人,占43.9%,大四162人,占14.3%;毕业生74人,占6.5%,非毕业生1059人,占93.5%;独生子女386人,占34.1%,非独生子女747人,占65.9%。采用spss17.0AMOS21.0软件进行包括探索性及验证性因子分析,正态性检验与差异检验等数据的统计处理,完成报告的撰写。

一、问题缘起

新冠肺炎疫情作为一次突发的公共卫生事件,不威胁到人类的身体健康,对人们的心理健康状况也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严重影响了人们正常的工作与学习活动。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高校纷纷推迟返校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大学生群体中的医学生属于比较特殊的一部分。医学生是国家的医疗人才储备力量,是与疫情联系最紧密的大学生群体。面对疫情时医学生会有意识地关注相关信息;同时,受其专业背景的影响,在同样接收大量网络信息时,医学生会对疫情的相关新闻或者文字更加敏感,具有更低的注意接受阈限,在无意识中就会关注到更多的疫情信息。但是疫情本身具有发展性和不确定性,医学生在掌握大量的疫情信息后可能会更担心错过某些信息,从而产生严重的错失焦虑。

错失焦虑是指个体因担心错失他人的新奇经历或正性事件而产生的一种弥散性焦虑,对人们的诸多心理与行为具有重要影响(柴唤友牛更枫褚晓伟,2018)。研究发现,错失焦虑水平较高的个体可能更多的使用社交媒体,更具产生非适应性行为的风险(李琦王佳宁赵思琦,2019)。 

另外,作为一种弥漫性的焦虑状态,错失焦虑对个体的心理社会适应(如线上易感性、抑郁、孤独感)与特定行为(如饮酒、手机成瘾、低头症)也有着重要的影响(Baker, Krieger, & Leroy, 2016; Buglass, Binder, Betts, & Underwood, 2017; Chotpitayasunondh & Douglas, 2016; Riordan, Flett, Hunter, Scarf, & Conner, 2015)。因此本课题针对新冠肺炎疫情这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医学生这个相对特殊群体的错失焦虑现状进行研究,一方面可以对医学生有警示作用,能够对于疫情期间自己可能出现的错失焦虑表现有所了解,从而避免过度慌乱。另一方面可以帮助医学院校了解并掌握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有针对性的关注不同学生群体,合理的分配相关资源,有的放矢地开展心理健康干预工作,帮助医学生在疫情期间可以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水平。

二、研究内容与方法(含研究方法和工作方法)

(一)研究内容

是本课题采用Przybylski 等编制,李琦等人修订的错失焦虑量表 ( Fear of Missing Out scaleFoMOs),该量表是使用最为广泛的错失焦虑测量工具,该量表包含线上与线下情境、测量个体总体程度上的错失焦虑。由于该量表在不同文化下表现出了不同的因子结构,说明其需要在更多的文化群体中进行信效度的检验(李琦,王佳宁,赵思琦,贾彦茹,2019)。因此为保证测量工具的有效性,进行测量工具的信效度检验二是调查疫情影响下医学生的错失焦虑现象,分析医学生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产生的错失焦虑总体情况。三是发现疫情影响下医学生错失焦虑现象在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进行群体内差异研究。

(二)研究方法

采用质量结合的综合研究方法,以量化方法为主,以质化方法为辅。具体为:(1)运用文献研究法,大量阅读与错失焦虑相关的国内外期刊、会议论文以及报纸书籍,梳理错失焦虑的研究发展过程,整理分析错失焦虑的相关研究,为课题研究奠定理论基础。(2)采用经验总结法,在研究各阶段开展研讨会,共同探讨总结经验,以便于查漏补缺,完善研究设计。(3)使用问卷调查法,因为处于疫情的特殊时期,采用线上收集方式编制问卷,包括基本人口学信息的收集以及权威的测量工具。(4)使用数理统计法,使用spss17.0以及AMOS21.0进行了探索性因子分析及验证性因子分析,验证了测量工具的信度和效度,调查了疫情期间医学生错失焦虑概况,对数据进行相关的正态性检验以及差异检验。

三、研究结论

(一)研究结果

采用主成分分析、Promax斜交旋转法进行探索性因子分析。结果显示 KMO值为0.754Bartlett的球形度检验显著性小于0.001。由此可知本量表适合做结构分析。经过探索性因子分析将本量表分为错失信息焦虑和错失情境焦虑维度。采用Amos21.0软件对探索性因子分析中得到的模型进行验证性因子分析。根据修正指标对模型进行了修正,增设了共变关系,分析结果显示,CFI=0.982/df=2.301RMSEA =0.062。各拟合指数基本符合测量学标准,模型拟合较好,说明问卷结构效度良好。

并且经检验,总量表的Cronbach α系数为0.80,错失信息恐惧、错失情境恐惧的Cronbach α系数为0.850.70,说明问卷的内部一致性信度良好。

描述统计分析结果显示,错失焦虑总分均值为21.71,标准差为5.58,错失信息焦虑维度均值为9.35,标准差为3.65,错失情境焦虑维度均值为12.36,标准差为3.16。将错失焦虑总分按上下25%的区间划分成错失焦虑低风险组,错失焦虑中风险组,错失焦虑高风险组。经过单因素方差分析三组差异显著(F=1021.4,P=0.000),所以采用此分组进行描述统计分析,结果显示医学生中错失焦虑低风险组占总人数12.5%,错失焦虑中风险组占总人数78.7%,错失焦虑高风险组占总人数8.7%。经分析,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检验结果如表1

1  医学生错失焦虑及维度在不同人口统计学变量的差异检验

人口学特征

 

人数

统计值

错失焦虑总体水平

错失信息焦虑维度

错失情境焦虑维度

性别

309

 

22.34±5.87

9.70±4.07

12.63±3.22

824

 

21.48±5.45

9.22±3.47

12.26±3.13

 

 

t

2.31

1.84

1.80

 

 

P

<0.05

>0.05

>0.05

院系

临床

302

 

22.04±5.67

9.60±3.64

12.44±3.28

非临床

831

 

21.59±5.54

9.26±3.66

12.33±3.11

 

 

t

1.20

1.41

0.50

 

 

P

>0.05

>0.05

>0.05

年级

大一

230

 

21.34±5.13

8.90±3.40

12.45±3.11

大二

244

 

21.30±5.53

8.94±3.54

12.36±3.12

大三

497

 

22.24±5.68

9.71±3.76

12.53±3.13

大四及以上

162

 

21.24±.85

9.54±3.73

11.70±3.29

 

 

F

2.65

3.95

2.91

 

 

P

<0.05

<0.05

<0.05

是否今年毕业

74

 

20.68±5.83

9.23±3.61

11.45±3.42

1059

 

21.79±5.55

9.36±3.66

12.42±3.13

 

 

t

-1.66

-0.30

-2.58

 

 

P

>0.05

>0.05

<0.01

是否为独生子女

386

 

21.97±5.82

9.46±3.88

12.51±3.27

747

 

21.58±5.45

9.30±3.53

12.28±3.09

 

 

t

1.10

0.66

1.15

 

 

P

>0.05

>0.05

>0.05

由表1可见,医学生的错失焦虑总分在性别和年级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男生显著高于女生。经事后检验,大三年级与其他所有年级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且均显著高于其他所有年级;医学生的错失信息焦虑维度得分在年级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大三年级显著高于大一与大二年级;医学生的错失情境焦虑维度得分在年级与是否今年毕业变量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今年毕业的医学生错失情境焦虑得分显著高于今年不毕业的学生。经事后检验可知,大四年级医学生错失情境焦虑得分与其他各年级间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且显著低于其他各年级。

(二)研究结论

测量工具的模型拟合较好,结构效度以及总量表和各维度的内部一致性信度良好。医学生中错失焦虑低风险组占总人数12.5%,错失焦虑中风险组占总人数78.7%,错失焦虑高风险组占总人数8.7%。医学生的错失焦虑总分在性别和年级上差异显著;医学生的错失信息焦虑维度得分在年级上差异显著;医学生的错失情境焦虑维度得分在年级与是否今年毕业变量上差异显著。

四、对策建议

本次调查结果显示,在疫情期间,医学生错失焦虑总体水平平均分为21.71,处于中等风险,可见在疫情影响下医学生整体的焦虑水平较高,说明在这种突发卫生公共事件中医学生的心理调节能力还有些欠缺,需要高校和相关部门加以重视,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加强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适当普及心理学知识。例如可以以问卷的方式向医学生收集问然后,根据学生当前的心理健康状况或者学生需求分期地开展心理讲座;在图书馆开辟心理角,定期推荐心理学书籍或电影,以达到科普的效果;整合相关资源,固定时间长期进行团体心理辅导等。

调查结果显示医学生中错失焦虑低风险组占总人数12.5%,错失焦虑中风险组占总人数78.7%,错失焦虑高风险组占总人数8.7%。由此可见绝大部分医学生错失焦虑状况处于中风险水平,虽然高风险人群的人数占比较少,但是不能说明高校可以放松警惕,这部分医学生更容易发展成严重的心理障碍,因此需要学校给予更高的关注和资源投入,及时给予心理支持和心理疏导,帮助学生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状况。

医学生的错失焦虑总分在性别差异上有统计学意义,并且男生显著高于女生。说明在医学生群体中也要重视男生的心理健康状况。社会普遍的观念认为女生的心理比较脆弱,更需要心理支持和帮助,而男生不需要给予太多关注。这种观念需要与时俱进,当前社会男生的压力来自于很多方面,而且在疫情期间避免聚集,体育活动明显减少,男生缺乏压力纾解渠道,通过手机网络接受大量的信息对比之下更易引起焦虑。所以医学院校应该重视男生的心理健康状况,考虑到男生的个性特点以及心理特性,可以提供一对一的线上心理咨询,合理地安排户外体育锻炼活动,将团体辅导与体育活动结合起来,最大限度的为其提供心理帮助渠道。

另外不同年级的医学生在错失焦虑总体水平与错失信息焦虑和错失情境焦虑维度上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而且医学生的错失情境焦虑维度得分在是否今年毕业变量上差异也有统计学意义,说明不同年级医学生在疫情期间受到影响程度明显不同,高校和相关教育部门可以以此为依据,对不同年级的医学生有针对性的开展心理健康教育工作,避免在疫情这种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发生时产生错失焦虑现象。高校可以针对各年级的学业压力和考研就业压力特点制定不同的心理疏导方案,确保方案切实可行,采取经济有效的方式贯彻下去,最大限度满足不同年级学生的心理支持需要,从而帮助学生在一些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中也能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水平。有关部门采取积极措施,出台相关的政策规定,最大限度的降低疫情对毕业生就业的影响,有效降低应届毕业生的焦虑水平。

 

 

 

 

 




上一篇:下一篇: